outsider荼川

露中本命,洁癖严重,现魔道坑中,江宗主迷妹大写澄吹

古有替父从军,今有代妹出嫁1

滞胀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燎海_The warm world:

并非推荐只是单纯挂人,这是我入圈来第一次挂黑,在这之前我一直觉得喜欢什么黑什么是个人自由,就算有人指着我鼻子骂燎海是辣鸡我也能淡定的告诉他,你觉得我是辣鸡不代表我真的是辣鸡,你怎么看是你的自由,可这次我真是啼笑皆非,真的,要说年龄小阁下都高二了,打个tag产口粮专门黑一对cp,钓露中党引撕逼……第一次见,真的。同为高二学生真不明白阁下怎么想的……就算是黑……你倒是产的好吃点啊?仅代表个人意见,不想撕逼,只是挂出来博人一笑,顺便教阁下做人。写作的初衷本该为了爱与美,可您丑到我了。


L’unico Buer:



1*正宗好凉茶,正宗好哥哥 
             “哥!我不要嫁给他!!”王春燕一脸委屈地看着自家哥哥。   
               “乖~哥也是没办法了。。。”王耀努力劝着妹妹,“可人家就看上你了咱也没办法啊咱家没钱没权没势的还有小香小澳湾湾要上学这可都需要钱……”   
               “哥!所以你就这样把我给卖了?!”王春燕的话中隐隐含着怒气,一双美眸也蒙上了淡淡的水雾。她怎么不明白哥哥的苦衷呢,父母去世的早,家里兄弟姐妹四个全是大哥拉扯大的。她是家里老二,理应帮大哥排忧解难,可她就是不甘心。   
             “春燕乖,别哭了,哥知道这样子做委屈你了可伊万那人的性格你也是知道的,咱家可真惹不起他啊!”王耀心疼的揽过妹妹,“哥也知道他家冷的要死,你肯定不适应,可他家条件好啊,你也可以吃好的了。”   
               “哥!”王春燕趴在王耀怀里哭了起来。   
               “哥也不愿意你受苦啊。”王耀拍拍怀里的妹妹,“如果可以的话,哥都想替你嫁过去受罪啊。”   
             不出三分钟,王耀就为自己说的话付出了代价。 
               教堂。   
               伊万身着纯白色西装,一脸微笑着和众人攀谈。   
             “恭喜啊。”伊万的合作伙伴弗朗西斯毫不吝啬的给予祝福,“哥哥我也觉得新娘子很漂亮呢!”   
             “谢谢了,”伊万笑的人畜无害,“弗朗西斯你可不要打万尼亚的小燕的主意korukorukoru。。。”   
               “额。。”弗朗西斯有些被吓到,气氛有些尴尬。   
             好在,这时教堂的钟声救了他。到举行婚礼的时候了,弗朗西斯松了口气。   
               随着钟声的余音,教堂的门缓缓打开,“新娘”站在门外,一袭没有一丝装饰的婚纱,同样简单的面纱下,“新娘”的面孔若隐若现。   
             “新娘”一手拿着捧花,一手提着裙摆,缓缓向伊万走去。   
             在全教堂人的注视下,“新娘”走到了礼台前,和伊万只有两步的距离。   
             摇摇晃晃的站住,“新娘”默默松了口气,放下裙摆,抬起左腿,向前一步迈上了礼台。   
               放下裙摆显然是极不明智的选择,嫁给伊万也明显说明喜欢找刺激。   
                 左脚华丽丽的踩在了刚刚放下的裙摆上,“新娘”重心不稳的向前扑去,本来是可以上演一出投怀送抱的好剧,结果伊万在“新娘”扑向他的时候好死不死的左移了一步。   
             “咚”的一声,“新娘”趴到了台上,头纱顺着用过飘柔的发丝滑下。。。   
             全场震惊!新娘不是王春燕!有眼尖的已经认了出来:“这不是新娘的哥哥王耀么!”   
               “高跟鞋果然是女人的专利,”与此同时王耀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一边踢掉脚上的恨天高一边低声碎碎念“啊,崴到脚了。。。”   
             全场哗然,牧师的脸色都变了,他离伊万最近,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额。。那个。。。”反射弧无限长的王耀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暴露了,挣扎着要站起来,却因为脚的缘故没有成功,“伊万先生。。那个。。。我妹妹。。。。她今天。。。嗯。。。有事,对,有事,所以她让我来替她参加婚礼。”   
             全场石化,这尼玛是个什么理由?!
 “本hero就知道蠢熊的婚礼办不成。。。”阿尔一边做出一副“hero已经看穿了一切”的样子一边嚣张的嚼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憨八嘎。   
               “在下并不认为同性恋有什么不好,也许伊万君本来就准备娶NiNi,只是怕传出去而找春燕小姐作掩饰。”本田菊看见场面有点乱,出来解【添】围【乱】。   
             就这样,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场内已经热闹非凡了,如果忽略掉台上的低气压。   
             “真是对不起,我妹妹她不想嫁。”王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低声给伊万解释,“是我们有错在先,有什么你来找我吧,不要去动我的弟弟妹妹。”   
               “你什么都肯做?”伊万微笑着听完王耀的话,一脸人畜无害地看着他。   
               “是的。”王耀郑重的回答,见伊万伸出手,他闭上了眼。   
               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却感到身体一轻,王耀睁开眼,惊讶的看着抱起自己的伊万。   
               “你干什么?!”王耀惊呼。 
               王耀的呼喊惊动了台下的人群,人们的目光纷纷集中到了台上。   
               “你放我下来,他们该误会了。”王耀看到自己成了众人的关注的中心,有些尴尬,小声对伊万说。   
               “你说什么?”伊万没听清,下意识的偏头。   
               “额。。。没事。。。”王耀想晕死在伊万怀里。大爷的!这个动作,更暧昧呀!!跟夫妻之间咬耳朵似的!!   
               全场人都闭嘴了,这么明显还要说什么啊!   
               “既然小耀说没事的话。。。”伊万微笑。“那么大家听我说,自此以后,王耀就是万尼亚的妻子了!”妻子两字咬的很重。   
               全场再次石化,随即又交头接耳起来。一边说一边观察台上的动静。   
               伊万也没有在意台下的混乱,他微笑着看着王耀,然后,吻住。   
               王耀大脑当时就死机了,这是初吻!初吻啊!!就这么送给一个男人了!!!   
               “别乱动,别挣扎。”正当王耀准备推开伊万时,伊万说话了,虽然口齿不清,但王耀却清楚的看到了潜藏在伊万带笑的眼眸里,那一抹威胁的意味。   
               两人的动作都有些僵硬,但伊万掩藏的很好,使得在场观众都深信不疑,所有人都屏息静气,生怕打扰到着美好的一幕。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牧师终于反应过来:“那。。。二位。。。”   
               王耀早就憋的满脸通红,而伊万,还轻轻舔了舔他略干的嘴唇:“小耀的味道很好呢~”   
               “好的。。”牧师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说些什么,就被弗朗西斯打断了:“够了,牧师我想这场婚礼已经不需要那些空话了,很明显新娘需要休息,就让我们大家去宴会现场吧,给他们,留出一些空间让他们好好交流一下。”   
           于是,伊万抱着王耀,一步步走出教堂。   
           “我们去哪儿?”王耀小心翼翼地问。   
           “嗯。。。用你们汉语来讲,就是闹洞房吧。”伊万笑盈盈地讲,虽然语气是冷冰冰的。   
               “喂!不。。。。”王耀反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伊万的又一次亲吻堵住了嘴。不似刚刚浅尝辄止的作秀,而是更深一层的探求和索取。   
               “唔。。。”王耀被伊万吻的浑身发麻,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烫的可以煮鸡蛋。 
             伸手拧了一下伊万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得寸进尺,结果。。。这作死的下场是。。。伊万停止亲吻王耀的同时也松开了抱着王耀的手。   
               “咚!”这是王耀今天第二次与地面亲密接触。   
             “小耀你可真是的。”伊万双手抱臂,一脸人畜无害,“小耀真不听话,这下摔得肯定不轻。唉,可怜的小耀。”   
               “。。。。。。”王耀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这么作呢,他要亲就让他亲吧又不是第一次,“那个。。。伊万。。。能不能扶我一下。。。”   
               “你叫万尼亚什么?”伊万眯起眼睛。   
               “伊万。。。哦不我是说我亲爱的老公,”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改口,“老公你能扶我一下么?”   
               “老婆,”伊万笑眯眯地俯视王耀,“你亲爱的老公万尼亚刚刚被你拧伤了手臂不能扶你哦~不过万尼亚可以把万尼亚最心爱的魔法小棒棒借你哦~”   
               说着,伊万从身后摸出一柄目测是钛钢合金制成的,闪着森森寒光的水管抛给了王耀。   
             王耀看着那柄闪着森森寒光的银色钛钢水管以一道近乎完美的抛物线砸到了自己受伤的脚上。   
               “啊!”王耀的惨叫惊动了相隔两条街的广告架上的乌鸦。 
——————叫我分割线—————— 
懒得修改了,就这样吧 
人设下一次发,今天累了不想发了 
这篇我很久很久以前有在贴吧发过 
只是因为后来转cp弃坑了 
原本是一篇欢脱向的HE,但是我改变主意了 
毕竟我喜欢强行BE嘛是不是 
好吧其实是因为某些事让我对露中粉转黑了 
能把第一篇连载也算是我对露中的最后一点爱了 
写BE自然是想让你们看的不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估计看到这个该有人骂我了不过我无所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那些人的做法让我心都凉了 
不过大家放心强行BE只作用于露中,我还是一个非常喜欢HE的人的 
最后,露中一生黑 
以上。